夜子慕吃蛋糕

听荞麦面店老板说故事

浸透了泛黄时光的情话

颠沛流离:

WB发了存个文字档……松月庵的荞麦面




“经常遇到二宫君啊,上周二和周六都在电梯里遇到了他。”荞麦面店的老板这样说。


我扭过头睁大眼睛看着他淡淡道来时,心里噗的凹陷下去一块,像刚刚出炉的面包一样松软下来。


“头发就蓬松松的,穿着茶色的拖鞋。”


“你看他们的衣服啊发型都是专业人士在帮忙弄,所以来的时候每个人头发都是蓬蓬的(没有SET过的才起床的样子?我猜)”




想象了一下那栋楼的电梯里穿着拖鞋的二宫君,跃然眼前。


因为太真实都快难以认知这是自己的空想了。




“周六是上午的时候,10点半到13点可以用录影棚,那天好像是过来录live,早上马内甲打电话过来点了外卖——一般马内甲会算好时间,到之前十分钟打电话来叫外卖,准备好送过去时,常常会正好遇到他们到的时候,就在电梯里遇到二宫君了。”


“单叫一份时会送到乐屋,也知道谁吃什么。不过五个人一起时就不知道了。”


“之前几年都是吃もりそば(还有个咖喱的啥我内存不够了忘记了),去年从夏威夷回来以后,有一天忽然五份里点了一份亲子南蛮荞麦面,从那以后,五个人都开始吃亲子南蛮荞麦面了……”




……久违地觉得……小天团关系真是好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忽然全部人开始吃同样口味OTZ




老板说也有次在电梯里遇到大野君,密闭空间里觉得大野君身上好香←啊啊啊啊啊啊!CD TALK也是这样说的!


松本君和二宫君倒没有什么香水味。




“不过现在外景变多了,到电视台的时间不太一样,晚上录的也比较多,所以不像以前那样中午叫外卖了。但最近松本君晚上8点多叫了一份。”


虽然我开始觉得土曜Q有点好看了,但……从这点来说还是有点忧伤


老板说第一次晚上去送,发现桌上有点心和茶和水,中午去时都没有的。←观察好细致XDD




3月时候相叶先生是下午两点多来的,那个时候隔壁桌正好是从熊本来的两个饭,坐在他之前来时坐的位置吃着荞麦面。


之前是14年4月和11月来过。不过第二次来了以后店里都贴满了麒麟海报,老板觉得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没想3月26日忽然就来了。(翻了翻WB,那天下午大概同一时间我大概在学校看到了行长的海报板偷拍了下哈哈哈哈)


他带着口罩进来后,那两个姑娘都僵住了也没尖叫。不过他吃东西很快,等他迅速吃完后才握了手。人走掉以后姑娘们荞麦面都吃不下了。老板开玩笑说是不是就不洗手了,完全没法做出正常回应的姑娘们恍恍惚惚地点头说恩,不洗了←想像了一下也是……情有可原感同身受XD




然后老板指向我正对面的位置,那里坐着个拼桌的姑娘——本来一开始我也要坐那里的,但那个地方背对着电视,而电视上正在放VS于是我换到了对面。


看VS也是,满场一致地对最后那一段扼腕——真的很久没有和别人一起看过小天团,有种莫名的久违的温存感。


后来拼桌的姑娘进来了,就坐在了我对面的位置,背对着电视


老板指过去,说3月时相叶先生是坐在那里。


我张大眼睛和同样愣住的对面姑娘面面相觑,继而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说忽然压力好大。


我……其实觉得坐对面压力也很大。脑海中都瞬间完成了那个下午迅速吃完面的相叶先生的身影,就坐在对面藤编的椅子上,吃着和对面这姑娘一模一样亲子南蛮荞麦面。


他目力所及的是我坐的位置,位置旁边的墙上贴着五个人各自的KIRIN海报,他的海报旁边还有个小小的デビクロ君。而我对面位置旁边的墙上,贴着二宫先生的母と暮せば的小的宣传海报……啊,3月时候大概还没有贴吧,有点遗憾……


但老板那张海报你是哪里来的啊啊啊啊啊我也想要!!!←没好意思问><(后来WB上被告知是其他饭送的……




不过最后还是回到了史西皮的点上也是……很头痛。听完故事就头痛地走了。


但真喜欢忽然开始慢慢讲起来的老板,远目着语气平淡,未公开的断片和说他们一直叫外卖叫了五年左右了啊,五个人都很喜欢荞麦面呢。


想起录VS的时候,也是吃的荞麦面啊……




吃完带着清香的荞麦面,吃了旁边的那一小块清甜的西瓜。


夏天突如其来一般。




最后临走话题转到说明天要出当落,付了钱转身准备离去时,老板在身后说:“当たりますように。”


忽然眼泪快落下来,笑




当たったらいいな。


会いたい。



评论

热度(72)

  1. 夜子慕吃蛋糕颠沛流离 转载了此文字
    浸透了泛黄时光的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