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旬斗拉郎/奏玲】Anonymous Love 匿情书

那些渗进时光的勇气与爱

养猫大户Catleslie:

AU背景下又长又不萌又OOC到飞起,那么多校园拉郎不写非要写这对我就是脑残脑残脑残~还是偏心的脑残


大概会成为新系列#Silent Heart#的开篇,大概就是双向暗恋憋死人系列,但是有没有第二篇我真的不知道


奶茶梗来自少女病友翻翻,谢谢她最初给我卖toma安利~


我要切腹我把玲二的姓都打成了菊地啊啊啊啊让我死!




0


第一百零一次被罚打扫教室的菊川同学,背着球袋大大咧咧地走出了教室。因为打扫微微有点发汗,感觉裆部被校服闷得有点难受,“校服真是侮辱人类的存在。”他一边表情夸张地骂骂咧咧一边揉了两下,尴尬地改变着摆放的位置,还好现在同学都回去了,走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的脚步声,“踏踏踏,踏——踏——,踏————”由快到慢。




他在自己的鞋柜前站定,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自主立正的姿势,和轻轻的一个深呼吸,打开了属于自己的盒子。不出意料有一封信躺在里面,白色的细长信封,上面空无一字,质地偏薄对着太阳照就会透出折叠好的信纸的形状,封口的胶水涂得很服帖,没有一点点溢出来。菊川将它揣进兜里,走了两步又拿出来,打开书包,把它夹进学期过了一半还一点皱褶都没有的崭新的书里,才放心地往家走。




一摸一样的信,这是菊川收到的第4封,大概可以称之为情书的东西。每一封信都能感受到送出的人的小心,不仅仅体现在雪白无痕的信封表面,不溢胶的封口。每一封信纸都被折成三道,非常平整像是被镇纸之类的重物压过,呈现非常平均的三等份,导致每一封的信纸折叠后的大小都是一摸一样,这种严格的折叠标准是菊川无法理解的一丝不苟。展开信纸来看,完全是一封不符合这个时代的信,倒不是说内容和称谓,而是整篇都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黑色的有点发灰的字迹没有一个是糊的,散发着独特的过期油墨香味,明显在完成后经过了完全晾干的等待。




菊川现在的困惑与收到第一封信的时候还是一摸一样,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写给我,到底喜欢我什么?




1


第一封信




玲二君:




你好吗?




开门见山地说,我喜欢你很久了,喜欢你像阳光透过蜂蜜般的金色头发,喜欢你拢住头发往后梳的手势,喜欢你爽朗地露出明亮的额头,喜欢你笑起来嚣张得翘起来的嘴角,喜欢你每一个夸张的面部表情,喜欢你对于所喜欢的流露出的认真。




你今天因为上课睡觉,被老师点名挂在黑板上的时候,明明垂头丧气又要努力做出不服气的表情,也让我喜欢得要命。你眯着眼睛撇着嘴角,努力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你大概不知道那时候的你,脸被手臂压出了一条红色的印子,嘴角还沾着干掉的口水,所以再怎么双手插兜耸着肩膀做出一副劣等生的样子,看起来也是超级可爱。顺便告诉你,直到被班上的女生偷笑,你瞪着眼睛装凶恶反击的时候,脸上的印子也都还没有消掉呢。希望你下次上课睡觉不要那么容易被逮到,或者学习一下正坐偷睡吧,大概没有趴着舒服,但是不容易被发现。




我非常想把这些话当面告诉你,但是我是一个怕被你讨厌的胆小鬼,连同你日常对话都无法胜任。因为一靠近你我的神经系统就会开始不断分泌苯基乙胺,让我兴奋到颜面发红,瞳孔放大。多巴胺刺激后叶催产素分泌,去甲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心脏会砰砰砰一分钟跳过140下,血压急速升过139/89无论是收缩压还是舒张压都要把血管撑爆,餐后2小时血糖仍然超过7.8摩尔/升,拿来泡咖啡应该不用加糖。




我的心不顾身体各项指标的警告冒着生命危险喜欢着你这件事,我毫无任何办法,只有放弃治疗。




不好意思,这么没头没脑的表白应该会造成你的困扰,而且我还是一个男人,所以无论如何你也没办法接受吧。把最重要的一项放到了末尾才说,真是对不起,如果一开始就说了,大概你会被恶心地看完第一行字就撕掉了吧。




谢谢你看到这里。




今天的名字是Thank




的确是没头没脑的一封情书,菊川第一次收到的时候吃了一惊,实在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且愿意通篇肉麻地写上喜欢,虽然是一个男人,不过男人其实也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菊川同学已经偷偷地在喜欢一个人,有着和写信的匿名先生所描述的虽然难以理解原理,但是表现得一摸一样的症状,而且,恰好对方也是一个男人。




为什么啊?我读的可不是男校啊。苦恼的菊川同学瘫倒在床上,用信纸盖住脸。




菊川喜欢的人是一个不怎么可爱的家伙,死板,严肃,假正经,和他这个吊车尾的存在不同的人,成绩非常好,深受老师们的欢迎。看起来不应该是一个和自己有交集的人,却有着意外合拍的地方。




第一次对那个家伙有印象,是在一个下雨天,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又和人打了一架的自己,凄惨地淋着雨回家,那个家伙就从后面赶上来,把手中的伞塞给了自己。其实菊川有点记不得前因后果了,他只记得冬天的雨很冷,那个人把伞塞过来时候,皮革手套蹭着自己的手背,柔软的晕染着水汽。因为手臂上抬,本来正好的衬衫袖口有点缩进去,露出一小截手腕,还是少年人的纤细,不算很白但夹在手套和大衣的黑色夹层里,特别打眼,让菊川飞快地看了一眼,又一眼。他觉得自己用一根拇指和食指就可以把它圈住,一定比皮革手套触感更有质感和温度。那个家伙说了句什么,雨太大没有听清楚,在自己还在发愣的时候,就这么跑入雨幕,跑的姿势也很端正,即使穿着累赘的冬季校服,也轻盈矫健地像一只羚羊,脚下不断溅起的水花,砸在自己心上,伴着“砰砰”声次第开放。




十几年喜欢欧派的人生,居然因为一把伞开始变弯,菊川同学对自己的人生感到了绝望。




2


第二封信




玲二君:




你好吗?




不知道有没有被你讨厌,不过被讨厌了也是正常的吧。




其实对于喜欢男人这件事,我自己本身也是有点苦恼,之前的人生轨迹一直按照自己预设的目标在发展,身为LGBT[注1],完全在我的计划之外。毕竟处在一个传统国家,作为性少数派大概有点艰难,我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孤独的怪物,只是一个喜欢上同性的普通人,但是别人可能不这么看。不过喜欢你的巨大喜悦远远超过这点困扰,所以几乎没有怎么挣扎就承认了。




啰嗦自己的想法会让你更讨厌吗?可是我却喜欢你喜欢得不行啊,怎么办呢。




我的母亲是一个标准韩剧迷,她最近的乐趣就是拖着我和她一起看韩剧,然后在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让我给她递面纸,偶像剧里肉麻的台词真的受不了,但是我最近发现如果把女主角的脸幻想成是你的,好像变得容易接受多了。




其实同学递过来的桃色周刊也是,翻着翻着就觉得上面印满了你的脸,做出各种各样挑逗的表情,其实会有点违和感,但是只要想着,玲二伸出舌头舔了舔指尖,或者是玲二闭上眼睛翘起嘴唇这样的句子,只是文字没有画面,也会觉得热血沸腾。




并没有把你当成女孩子的意思,只是看到所有和爱、温暖、性感、美好相关的东西,都只会想到你。看到路边的小猫亲昵地打架的时候,听到一支喜欢的歌的时候,在课本上读到位置相邻却永远被偶数隔开的孪生质数的时候,在看见航拍下的玻利维亚北部的贝尼河,宛如一条条柔顺飘逸的白色丝带的时候,在体育课后,你汗涔涔地靠在洗手台洗脸的时候。你知道吗?湿了的金发耷拉下来的样子,真是动人。




这样说被讨厌了吗?被讨厌了吗?被讨厌了也无法不喜欢,真是对不起。




今天的名字是Sorry




怪物啊,菊川想着这个词,其实在这之前,自己都没有考虑过这种深奥的问题呢,性向归属什么的,根本不在菊川同学的烦恼中。只是喜欢那个人吧,他在心里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takakuba sou,姓的读音有点长,名字却很短促,让菊川非常想犯懒地只叫这个短短的名字,最好在后面再加上ちゃん,啊,“小奏”,这样想着的自己真是太猥琐了,但是光这么想想都觉得甜蜜得不行。




别人都是怎么称呼他的呢?一般都是高仓君吧,关系好一点的女孩会叫他奏君,他长得笔挺又帅气,后排的两个女孩好像经常偷偷讨论他的腿长,菊川都会忍不住觉得骄傲起来,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呢,如果不是性格太一板一眼,一定更受女孩子欢迎。




工藤同学好像比较特别,会调侃地叫他专家,因为总是被他一本正经地说教吧。那两个人关系真好,之前就是同班同学,经常一起回家,在球队里一直都配合得很默契,总是很稳定的中场高仓和飞扬的前锋工藤,简直是完美的组合。相比起来自己这个影子前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下次也要积极地争取他的传球哪,菊川给自己鼓着劲。




也曾经借着赢球的机会,趁乱扑过去抱成一团,但是高仓绷紧了脸,视线望着别处,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应该很讨厌这种高中男生充满汗臭味的拥抱吧,菊川就再也没有做过这种惹人讨厌的行为了。连顺理成章地拥抱都不行啊,菊川惋惜地在床上滚了两圈,却忍不住一再回味那个拥抱,比自己高半个头,有点踮起脚尖才能揽住他的肩膀,也比自己想得要厚实,让菊川觉得有点输掉的感觉。




这么想着,他就从床上滚到了地板上,俯卧撑50下,“1、2,1、2“他在心里默数着节拍,那个人汗湿的球衣上却散发着洁净的肥皂味,“1、2,1、2”他的心脏过速,凑得太近可以看见那个人耳垂上细细的绒毛反射着阳光,“1、2,1、2”他手臂上的肌肉鼓起来,那个人的热气裹着荷尔蒙扑上自己的脸颊,“1、2,1、2”他的头上爆出青筋,是不是错觉为什么听见那个人脖子里的血管突突跳动的声音。




浑身软绵绵的菊川趴在地上,感觉有一个硬邦邦的地方戳着地面,他放弃地把汗湿的脸埋在汗津津的掌心里,啊,我真的是太猥琐了。




3


第三封信




玲二君:




你好吗?




今天你又和隔壁班的打架了吗?虽然你总是能赢,却还是让人担心。知道你很强是一回事,但是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玲二打架的样子也很好看,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奇怪?可是真的很好看,为了一些旁人看来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而拼命,真的迷人得不得了。干净利落的眼神,凶狠,却不可怕,没有伤害别人的企图,你的心地一定干净极了,就像是欧拉公式一样简洁漂亮得令人着迷,完全符合上帝造物的准则。




身手矫健,行动敏捷,出拳或者踢腿没有丝毫的犹豫,身体的柔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大开大合到没有一点点防守的意思,除了进攻就是进攻,被打倒几次都可以再站起来,把弄乱的金发抚到脑后,勇敢又骄傲得像一头小豹子。有点嫉妒被你用额头撞倒的家伙们,至少那一刻你们有着最亲密的物理距离,我大概是没有办法靠近你44厘米以内了吧。真的想若无其事地假装路过的样子去帮你一把呢,但是我对自己的烂演技实在是没有把握,只能焦急地注视着你了。




说起来你穿豹纹卫衣的样子也很好看,比校服生动鲜活得多了。能够在休息日遇到穿着私服的你,真幸运。




能够遇见你,真幸运。




今天的名字是Love




菊川想摸摸往后梳的背头,然后意识到这个动作被写情书的那位夸赞过,又生硬地把手放了下来。最近考虑这个匿名先生的时间好像有点太多了,老是不由自主地去回想他写的那些话,双颊滚烫起来。被喜欢0经验的菊川同学,总觉得自己应该讨厌这种莫名其妙的示好,而且有些露骨的言论明明已经构成了骚扰人类罪啊,为什么自己会不由自主地翘着嘴角看完,还老实地把信纸按照原来的纹路折好放回信封里?




不过,有点感谢这个人。菊川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长处,完全没有被喜欢的价值,虽然平时装得气势汹汹,其实完全没有什么自信,学习其实一直也在暗中努力,但是成绩就是没有任何起色,他也只好假装不在意的样子,好像这么一来就真的不会为考卷的分数而伤心了一样。没有成功地谈过恋爱,不知道如何体贴女孩,他看了一眼前座高仓同学一丝不苟的发型,懊恼地想现在还是一个暗恋着朋友的在室男,真是糟糕透了。这样的人也有人喜欢,真的只能说是神迹了吧。作为喜欢1经验的菊川同学,也同样苦恼着。




被一支粉笔直接对着脑门扔了过来,发呆的菊川同学瞬间灵活地闪过了,“菊川玲二,你来念。”糟糕,又被点名了还是最弄不懂的汉文唐诗,他慢腾腾地站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地翻着还没有打开的书本,前座一直挺直背坐着的高仓,像是累了一样垮下肩膀,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桌子,右手把课本微微上抬,左手握着笔在书本上的某一个字的地方打着圈。




啊,得救了,菊川侥幸地在心里吐了吐舌头,仗着1.5的视力,一下子就看清了提示,磕磕绊绊地念了出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菊川好听的嗓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回荡,吐词清晰,带着一点可爱上扬的尾音,懒洋洋地拖沓充满了春天的意味,高仓同学呼出了一口气又慢慢地挺直了腰杆。




窗外应景地有清风拂过,送来樱花的花瓣,飘到靠窗的课桌上,书本上,被不解风情的少年不小心翻过,就夹在了书页里,悄悄地风干成透明的标本,就像是不能戳破的恋爱心事。




4


第四封信




玲二君:




你好吗?




今天在下雨,你又去学校后门的仓库那边检查你搭的流浪之家了吗?我第一次注意到你就是在那里。




穿着领口扣子脱落的制服,衬衫叠着外套的袖口乱七八糟地卷在胳膊上,认认真真地在摆弄一个瓦楞纸盒子。用泡沫箱做了保温层,用防水布裹在外面做了防水,里面铺了柔软干燥的毛巾,进口开得很高,顶上还做了延伸的屋顶,对于在外面流浪的小猫来说,真的是很让它们安心的住所。




明明这么关心它们,会悄悄带给它们食物和水,修葺它们的住所,替换保暖的织物,却不肯亲近,在它们围上来的时候,总是很假装不耐烦地跺脚,或者发出恐吓的声音,大家都说,玲二同学真的很讨厌小动物啊,可这才是你的温柔吧?不能让流浪动物习惯人类的温情,而失去了防备之心吗?其实很想摸一摸它们的头把它们抱在怀里吧。




对喜欢的人,玲二也会这么温柔吗?玲二有喜欢的人吗?想着这个问题,我都有点无法继续写下去了。多希望你喜欢的人会是我,第一个接吻的对象是我,第一个上床的对象是我,一起生活的对象是我,可以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料理家务,把一起的住所打理得井井有条,相互鼓励着努力下去。这种幻想有点太愚蠢了,这种极低概率事件应该无法发生吧?所以就让我愚蠢一下吧。




今天的名字是Kitty




菊川同学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下子从jump少年漫,变成了小学馆少女漫。暗恋与被暗恋,简直就像是谁在和自己恶作剧。




投入游戏币的他,心不在焉地等待着那个人出现的身影。啊,来了,远远地就听到了那个人和工藤吵架的声音。


“不要一直叽叽喳喳的了。”这个嫌弃却没有带什么情绪的声音是高仓的。


“叽叽喳喳的那个是你吧,你是叽叽喳喳星人吧。”情绪高涨大吵大闹的声音是工藤。


“叽叽喳喳星人是什么?”高仓对于这种俏皮话真的是完全不在行。


“叽叽喳喳在闹的行星的人,像女人一样。”


“我哪里像女的了?”啊生气了啊,好可爱,菊川在心里偷笑。


“每天都要来这里毫不避讳地买奶茶啊。”


“奶茶的流行无论从东西方的起源来说都夹杂着政治因素,分明就是男人的饮料,倒是你饭后一定要吃冰淇淋才像女人吧。”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但是高仓总是能在吵架的时候旁征博引,认真得太可爱了。


“吃冰淇淋才不是独属于女人的行为!”




对话到这里中断了,菊川随手KO掉对手,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他知道高仓已经站在了对面奶茶店的门口了,他盯着火花四溅的屏幕不敢抬头。高仓一定是在浏览奶茶店门口的招牌菜单,每一次他都像第一次来一样从头到尾读一遍,但是最后肯定还是不变的乌龙奶绿,6分糖,不加料。菊川闭上眼睛专心地听,“乌龙奶绿,6分糖,不加料。”果然和平时一样,语气都和在心里模仿得一摸一样,选定种类后,停顿一下,留一点时间让奶茶店的小哥记下,再说出附加的要求。周围熙熙攘攘的声音里,高仓的声音特别有辨识度,不疾不徐,他彷佛怎么样都不会着急的一个人,永远能把事情安排得妥帖,永远都不会时间不够用。




菊川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一眼,高仓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一下用吸管戳进去,能想象脆弱的薄膜发出“啵”地一声,空气一下子灌进了杯子。他会稍微皱着眉,不会低头,只会把杯子举到嘴边的位置再叼住吸管,修长的手指捧着杯子,用了一点力气让杯身有点变形,连喝杯奶茶都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菊川又喜欢又泄气,这样滴水不漏的高仓奏,怎么可能喜欢我这种笨蛋呢?他想到信里的那个人所说的“极低概率的事件”,对于他来说,也是这样吧。




胡思乱想的菊川,忘了掩饰自己的目光,居然直直撞上了高仓的眼神,他听到自己心脏“咚”地一声,像是要沉入水底,又挣扎着游了上来,因为高仓犹豫了一下正向他走过来,菊川同学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要打招呼吗?可以自然地叫他小奏吗?啊当然不可以,高仓同学你好啊,奶茶好喝吗?啊有没有更有深度一点的对话,比如今天天空很蓝?啊可以邀请他一起打游戏嘛,放课后的游戏时光可以拉近两人的距离吧。电光石火间,菊川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最后也只是傻傻地把嘴咧到最大,举起手挥了挥。




高仓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响了,他说了句抱歉就接了起来。他对着电话说“过十五分钟再打给你”,但是对方好像不依不饶地不让他挂断,他对着听筒说什么“提拉米苏”“普拉提”之类的,最后不耐烦却带点拿对方没办法的语气说“对我噗地发脾气也没有用。”才切段了电话。工藤好奇地又在嚷嚷,“到底是谁啊专家,一直给你电话的女孩子是谁啊。”




的确是有人不管时间地点都会打电话给高仓,足球比赛的时候,还有考试的时候,都可以在高仓说再打给你的时候任性继续的电话,换言之,大概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吧。




菊川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绑上了巨大的石块,“嘭”地一声坠入了深海里。哟西,喜欢的人喜欢别人,也是菊川玲二必须直面的勇敢人生,他握紧拳头,维持着咧开嘴的笑容,和高仓工藤道了别,在高仓垂下眼睛的空档转身就走。别哭啊玲二,失恋这件小事才不值得男人哭泣,几缕金发从头顶滑了下来,垂在眼前,晃荡晃荡着让视野有点模糊,菊川吸吸鼻子,大步往前走。




5


第五封信




玲二君:




你好吗?




最近你出了什么事吗?平时吃咖喱可以吃完三碗饭的你,居然连半碗都吃不下了,喜欢的弹珠汽水也不喝完,弹珠都还高高地浮在水面上,足球比赛也缺席了好几次,你的元气被谁抽走了吗?




有什么烦恼可以说给朋友听,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委屈和难过这种事,一定要说出来,像是棉被一样经常放到太阳下晒晒,散发出烤螨虫的香味,不然负面的情绪会一直酝酿,从一点点大发酵成一大团,堵住所有的出口。




坦诚地说,从喜欢上你的时候,我就认为这肯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瞬间陷入人际关系失落情绪,在我难受到觉得承受不了的时候,选择把心事写给你,向你寻求连结,传递讯息,触发回忆,通过表述说服自己这是一件美好的事以获得较高的美学价值,来缓解即将到来的伤心。




这么无趣的一个动机,却真的让我获得了陪伴和治愈,也许我永远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这些,但是向你倾诉喜欢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间,通过承认自己的软弱变得更加坚强。喜欢作为一种激素反应,是有时限的,喜欢你的情绪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也许会很短也会很长,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此刻的这种酸楚又甜蜜的心情。




我用这台老古董的打字机给你写信,每敲击键盘一下,对应的字模就会打击到色带上,从而在纸上留下这个字符,然后纸张就会往心脏的方向移动一次,准备好再打下下一个字符。如果打错了一个字符,就要全盘推倒,整张重来,你猜我每一次会废掉几张信纸?其实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斟酌后,我都觉得自己太蠢。




我悄悄地在旁边注视着你,看你嘟囔着打扫着教室,把每一扇玻璃都擦地一尘不染,连缝隙都细心擦拭。看你被点到黑板上答题,用力板书,字很大很挤地把题目复抄了一遍,然后尴尬地把粉笔灰蹭了一裤腿。看你为了保护弱小的孩子,拿出全副气势和别人打架,骄傲地顶着嘴角的淤青安慰因为自责而哭泣的孩子。看你撑着脸偷偷地在课上打瞌睡,被老师叫破后茫然四顾的天真表情。其实我多少也知道,这样根本就是一个变态嘛,在你骂我之前我还是干脆地承认吧。




又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把心事说出来会觉得好很多,不要一个人逞强,你的朋友肯定愿意成为你的倾听者,去试试吧。




今天的名字是Reader




菊川同学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




他梦见自己和高仓同学赤裸裸地坐在猫爪浴缸里,浴缸和空气里到处飘扬着洁白的肥皂泡泡,他们在梦里接吻,相互靠近的身体把肥皂泡泡挤破,在挤破的刹那还倒影出两个人的纠缠影子,菊川飞速地瞄了一眼,确定里他的背头造型完好无损。他们的舌头伸到对方的嘴里,胡乱地吸吮一通,像是完成一个交换仪式,他们的物理亲密距离突破了0以下呈现了负增长,菊川在梦里觉得甜甜的,就像是橙子味的弹珠汽水,昨天他没有喝完的那瓶。




他帅气地顺着背头从额头摸到发尾,“小奏,和我在火山口做吧,和我在深海里做吧,和我在衣柜里做,和我在浴缸里做吧,不然……”


高仓打断他的威胁一脸平静地开口,“哦。”他的目光扫过菊川,再次开口,“先用哪个体位?传统传教士?”




然后,菊川同学被吓醒了。一脸平静像是在问加糖还是加奶的高仓奏太可怕了,不不不,问题不在于这个,自己的问话也很有问题,为什么要在火山口?他捂住眼睛躺倒在床上,为什么要做这种梦啊,居然还在心里遗憾,刚刚没有好好摸摸他的腰,难得有机会这么靠近的啊,为什么要放弃呢。菊川同学懊恼得眼泪慢慢地顺着手指缝漏了出来。




如果这么喜欢的话,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匿名先生对他说过吧,喜欢是有时限的,如果明天就不喜欢了,今天哭泣的傻瓜自己不是毫无价值了吗?只要说出口的话,就算被拒绝了也没有关系,就算被讨厌了也没有关系,喜欢本来就是自己的事吧?




菊川同学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找出被他塞在衣柜角落里的豹纹卫衣穿上,匿名先生夸奖过他穿这个很帅气吧,他别别扭扭地照着镜子,把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好,急匆匆地抓着手机出了门,在玄关说了句“我出门了”连鞋带都没系好就冲进来电梯间,把妈妈的唠叨完全关在了门外。




他紧张到不敢打电话,他发了一封邮件给高仓,来来回回敲了三次,最后只是约他在学校后门仓库见面。他给自己打气,喜欢不是坏事,说出来也不是坏事,菊川玲二是只要下定决心就不会害怕的男人。




6


菊川没有料到,高仓到的比他早。




满头大汗的人,双手下垂,中指贴着笔直的裤缝端正地站着,头发好像有一点点乱,平时一尘不染的皮鞋上沾了点泥土,他眼睛看着别处,带着点喘息说”我刚好就在附近,你有什么事吗?“




菊川有点慌乱,他本来想先一个人练习一下告白,没想到高仓到的这么早,他几乎想转身拔腿就跑,但是菊川玲二是一个不会逃跑的男人。他清了清干得要冒烟的嗓子,思考着怎么开口,要告诉对方因为收到了暗恋者的情书觉得告白也是件不错的事吗?还是要从让他变弯的那把伞开始说?还是应该先铺垫一下告诉他LGBT不是怪物?还是先忏悔今天做的那个春梦,告诉他我虽然是个色狼但是色得很正直?




“小奏,我喜欢你。”菊川果然还是就这么说了出来,就那么坚定顺滑地,一点都没有磕磕绊绊。他紧张地盯着高仓奏,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对方的状况与其说是就在附近,不如说是说更像是全力飞奔过来的。高仓的双手蹭了蹭裤缝,往前走了一步,正要开口,电话响了。




这一次,他说完半小时以后回电,就挂断了电话,拔出了电板。




7


高仓奏喜欢菊川玲二,已经很久了。久到再不对他说点什么,就要爆炸了。




他选择了把自己的心事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每次反反复复地措辞,把自己的喜欢钉在每一个字符里。他没有想到不善言辞的自己,在表白这件事上却无师自通,想着菊川玲二的笑脸,他就有无穷无尽的话要说。




他做过最勇敢的一件事,大概是在下雨天里,塞了一把伞给刚刚打完架的玲二,然后和他成为了不咸不淡的朋友。




他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大概是在赢球后玲二扑过来抱他的时候,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怕他讨厌自己的汗臭味和过大的心跳声。




他做过最蠢的一件事,大概是在每一个放课后,去奶茶店买一杯难喝的乌龙奶绿,然后假装路过游戏厅,看看一直坐在身后的玲二的脸。




他做过最对的一件事,大概是在每一个洁白的信封里,塞上自己的胡言乱语,再偷偷地塞到玲二的鞋柜里。




他遇到最幸运的一件事,肯定是就站在这里,听着玲二对他说喜欢。他是一个胆小鬼,幸好他爱的人是个勇士。




高仓奏用树枝一笔一划地在沙地上写字,每一个字母都很规整,就像是写在有横杠的作业本上,转角的地方圆润饱满,结束的地方会重重地一顿。标准的书写体,标准的告白,标准的情书,菊川玲二翘着嘴角,他只知道,这是极低概率的相爱。




Thank Sorry Love Kitty Reader=T.S. love K.R.


Takakuba Sou love Kikugawa Reiji




——————————— End ————————————




[注1]LGBT意即女同性恋Lesbian、男同性恋gay、双性恋Bisexual、跨性别Transgender


这是来自于一个邪恶组织 @这周是双龙路线 的邪恶召起,群活动[痴汉30题]第20.狂热的情书/简讯,立志花样表白万字情书,结果也还是没够数,文力不足痴汉力也不足啦(手动拜拜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