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少年情书之二]【花泽类/竹本裕太】平凡不是可耻的

重新看了一遍,还是好爱这篇

荠麦青青别扭鬼:

写在前面的话:借书梗


献给@狒狒侠 @养猫大户Catleslie  最近真是精疲力尽,希望你们能喜欢。


 


周二下午。


他们初次相遇并不是在校园里,而是在猫屋书店。


这是一家很小很小的店铺,最开始吸引竹本的是书店旁边的装修豪华的和果子店,店铺老板是一位长得胖胖的男人,带着圆形黑框眼镜,笑起来嘴角有着深深的酒窝。红豆大福吃起来棒极了,但是竹本喜欢的却是只有春天才能买到的草莓大福。


他在四月的每个星期二下午都会骑着脚踏车从学校里出来,春光融融,他路过三三两两散步的女孩子们,她们化了精致的淡妆,他路过抱着足球勾肩搭背的男孩子,然后就是他最期待的一段下坡路。


竹本每次都想像电视剧中的少年一样,放掉车把手,将棒球帽反扣在头上,手臂伸平,脚将踏板蹬的飞快,他能想象风拂过他的指尖,把他的衬衫吹的哗啦啦作响,想象春风将骑车的自己包裹于万丈晴空之上,穿过樱花雨,俯览整个东京,就向魔女宅急便一样。但每次他都乖乖地握紧把手,牢牢踩住踏板一动不动。


他一个急刹车将脚踏车停了下来,双肩包敲击在他的脊背上咣咣作响,他两步就跨到点心店门口,才发现贴着草莓大福出售完毕的纸条,只好抱着一袋红豆大福付了款,当他想要回学校的时候,看见隔壁的店铺门前有一只正在晒太阳的猫咪。


猫屋书店。一块小黑板这么写道。


店门很低,竹本需要弯着腰才能进去,里面挂了两盏老式吊灯,得需要小心翼翼才不撞到头。店铺里面随意地堆了一屋子的书,有的随便插在架子上,上面贴了售价,有的则装在纸壳箱中,有的只是丢在地板上。


竹本随手捡起一本书,平装书,封面是淡绿色的,有人用水性笔草草写了个L在上面,他匆匆翻了几页,发现书页空白处写了娟秀的小楷,有的地方则是一笔烂字,墨水还糊作一团,有的地方的笔迹则歪歪扭扭。有的是在认真评论书中的章节,有的则是完全无关的琐事,诸如:养了一只柯基犬,下面还画了Q版头像。多数是两个人在互动:


-啊,期末考又是完败,今年一定要考上和泉一样的学校。


-中津君,不努力只看杂书你完全没戏了啊。


-混蛋,明明是课间补习不管用啊。话说这本书到底写了些什么啊。


-写了些傻瓜没法理解的诗歌。


-总有一天,我知道的事情要比佐野多!


-那你就好好加油吧,国文不及格的中津。


 


竹本本身是个非常爱惜图书的人,他尤其喜欢线装本,每次都用书衣牢牢地包好,整整齐齐放在书架之上,但意外的他没有将这本乱写乱画的书丢回原处,他被这样一句话吸引了:


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


他向后翻了几页,只见还是那个字迹草草的写道:


世界上还是有不需要逻辑的事情吗。是不是,我只是个没有逻辑的傻瓜?


 


他在那里消磨了一整个下午,先是翻完了手里的图书,然后开始翻书架上第二层的图书,他发现大多数旧书里都写上了交谈的文字,还有一些少年朦朦胧胧的心事。有的用的是香味圆珠笔,有的则是彩铅,有的已经淡到辨识不出,有的则是晕染了几页。那个草草的字迹每一本书都有,他总是第一时间认出来,那人用的是好看的天蓝色钢笔水,字迹刚劲有力。有的时候那人是在问一些莫名奇妙的问题:巴黎离东京有几个时区,有的时候则是没头没尾的几句话附上一个女孩的侧面速写,却一直没出现女主角的名字。竹本没来由地勾起了嘴角,他知道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是谁了。他的手指快速地抽出那些旧书,就像弹钢琴一样在书脊上跳跃。


那人写下很多小事:拖手,一起吃便当,约会,跳舞,共骑摩托,亲吻额头,以及漫长的分手。


竹本开始去够第四层的图书。


那个字迹终于写下了一个名字,那人反复描摹这个名字的轮廓,喜欢,喜欢,喜欢,这个人翻来覆去地写道。那人再也没提过那些陈年往事,几本书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竹本突然觉得有点难过,他早早听别人讲过了故事的结局,总有种隔着时间窥探的错觉,他将书本压在胸口上,那些文字的洪流携卷他,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校园传说从神坛上走了下来,他就和平凡的竹本一样,只是个暗恋的傻瓜而已。


 


再隔上几本则夹着一张小小的婚礼请帖,杉菜的名字依旧,只是换了一个姓氏。他举起来借着灯光打量这张请帖,只见那人用铅笔写了一行极小的字,依旧是刚劲的字体: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竹本踮起脚尖去抽头顶处第四层一本白色封皮的书时,就在这个时刻,书架对面的人正在抽走对侧的一本大开画册,他的视线和那人短暂地交汇,随即分开。那人的头发染成了亚麻色,他的眼皮微微肿了起立,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他冲竹本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就拖着脚步去角落书架里翻书了。


竹本的心咚咚咚跳的飞快,他的脸立刻红了,连忙将那些图书毛手毛脚地塞回原位,他的头垂的很低,手指尖都在发抖,就好像偷窃时被人抓了个正着。


不会吧,花泽类一定不会记得我。他给自己暗暗打气道。


隔了几分钟,竹本忍不住从着那道缝隙打量这个年轻的男人。他反常的没穿学校里那套白色西装外套,只穿了白色T恤衫,外面罩了黑色的运动外套,他向书架左侧走了几步,消失在竹本的视线中。


竹本悄悄地移动步伐,他和花泽类隔着一本书,一个木制书架,一本书。竹本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花泽类微微拘偻的脊背,能看见他背着的装满一口袋旧书的双肩包,和竹本是同一款。


他在书架前呆了很久很久,直到听见花泽类离去的脚步声。


 


 


周二下午。


 


竹本吃过午饭后,又匆匆回到了猫屋书店里,他昨晚睡得很晚,一直在赶英文作业,正好一边打呵欠,一边将地上散落的书本整理起来。


他从这周正式开始在这家旧书交易店铺打工了。书店的老板娘头发盘的非常漂亮,她总是在流海处别一枚小小的茉莉花形状的发卡,围裙系成漂亮的蝴蝶结。她发给了竹本一套画着猫咪的围裙,和一枚小小的胸卡:山本,上面写道。


竹本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撒了这么一个毫无意义的谎。


 


花泽类枕着旧书睡着了。他的睫毛很长,眉头皱在了一起,手边还放着冷掉了的草莓大福。


竹本十分用力地拖地,拖来拖去却只在花泽类身边打转,他隔上几分钟就忍不住侧过头去偷瞄花泽。


好痛!


竹本的头时不时撞到吊灯上。


眯着眼睛的花泽类眉毛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翘。


 


周二下午。


下了很大的雨。今天花泽类没有带伞,他和竹本并肩站在屋檐下看雨。


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吧。


那个,是,是的。


能不能共撑一把伞回去吗?


诶?


好心的‘山本“小哥,能不能帮帮忙?


好的!


 


花泽类握着伞柄的手指非常好看,他们并肩走在一起,双肩包敲击着彼此的背部,咚咚作响。


花泽类走的很慢,他刻意将步子放缓到竹本的节奏。搞什么啊,竹本有点生气,干嘛对我用泡妞这一套!


花泽类的伞开始微微向竹本倾斜,他的右肩膀淋湿了一大片。“我又不是女孩子”,竹本脱口而出,他立刻觉得羞耻极了。


但你是救济我的恩人啊。


竹本侧过脸时,正对上花泽类含笑的眼睛。


还是,还是我来撑伞吧。


当手竹本的手指和花泽的短暂触碰在一起时,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地在心底舒了一口气。


 


过了五分钟。


”山本“小哥,换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每次说到山本两个字的时候,花泽总是咬字很重。


 


他们走到学校时,衣服各湿了半边。


 


 


周二下午。


 


书店里的人少极了。有个女孩子正在聚精会神地读一本封面是淡绿色的平装本小说,她的头发熨的很直,每看上几页,她就用手指轻轻将垂落下的头发别在耳后,她的流海也用白色茉莉花形状的发卡别了起来。


竹本时不时用眼角打量这个女孩子,他的余光总是在那朵白色茉莉花上打转,那本书上也有花泽类的字迹,一会儿一定记得要收好,他想道。


 


他将那些被花泽类草草写过的书本一本本按时间顺序整理好,这个傻瓜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情不知廉耻地将这些秘密放回在书架上啊,被别人看见一定会嘲笑他的。竹本的眉毛皱的很紧。


或者,类似于发泄的树洞?竹本的手指停了下来。


不不不,这种隐私还是收起来好。


万一,他是等着固定的某人发现呢。


不,那直接塞到邮箱里就好了。


竹本将捆书的绳子系上又拆开,最后还是预支了两个月薪水分批买回来。


 


 


山本,你买了些什么破烂回来啊。花泽正站在他的宿舍门口打着哈欠。


啊,没有没有,抱歉我要先去趟教室,一会儿去你宿舍找你。


他飞快地跑掉了,那些旧书结结实实地塞在他胸前的背包里。


 


 


周二下午。


 


山本小哥,为什么店里少了一大批旧书啊。


啊,因为要进新书了。旧书都被一个不知名买家买走了。


那么,这位买家有没有要分享的旧书?只有我的故事被人读完太狡猾了。


不想被读到就不要大大咧咧地写上去啊。


 


竹本每周二都不再骑脚踏车来了,每天晚上下班,他都和最后一位常客一起坐电车回学校去,偶尔,还会一起去吃大排档。


常客非常不能吃辣,每次都吐着舌头扇风,但每次竹本坏心眼地夹芥末虾球给他时,他还会傻傻地吞掉。


他们一边拌着嘴,一边分享mp3的音乐,头抵在一起,一人带了一只耳机,花泽类喜欢的歌曲意外的很摇滚,竹本的耳朵被震得微微发烫,耳朵尖都红透了。


 


 


周二下午。


 


诶?山本请假?


 


花泽类拖着步子来到书架前,他发现一大捆笔记填满了之前搬走的旧书的空隙。竹本裕太。扉页上这么写道。


花泽类在书店站了一整个下午,他觉得自己空荡荡的心脏好像一下子被这堆旧本子挤得满满当当。从高中到大学,六年的本子上写了一些花泽类所不知道的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就好像是一个浅淡的影子,他喜欢的花泽类却不知道。他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就是这个世上,最平凡最平凡的一个少年。
竹本每次提到花泽类时,都用了山本这个代号。
山本先生喜欢静,山本先生喜欢牧野,山本先生,山本先生。
这是个连在日记里都小心掩盖秘密的少年。


 


竹本写道,是的,世界上还是有不需要逻辑的事情。


你喜欢一副画,不需要任何逻辑。你喜欢一首曲子,不需要任何逻辑。


你喜欢一个人,也不需要逻辑。


平凡不是可耻的,没有逻辑也不是可耻的。那么,花泽类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当对平凡又没有逻辑的恋人吗。


 


 


周三上午。


 


竹本抽出最后一本笔记本。他唰唰唰地翻到最后一页。


好的,山本小哥。


 


竹本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这世界上,很多罗曼蒂克的秘密,平凡的人才能知道。

评论(2)

热度(48)

  1. 夜子慕吃蛋糕自非王子晋 转载了此文字
    重新看了一遍,还是好爱这篇
  2. 脸滚键盘自非王子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城北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