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旬斗拉郎/奏玲】戏谑曲

把另一篇秀恩爱也搬过来,大家一起瞎一瞎(*/ω\*)

荠麦青青别扭鬼:

感谢猫太太的不脱裤子的男人~\(≧▽≦)/~~\(≧▽≦)/~肉非常香,但在肉香之后觉得温情极了,无论是有家室还是为了生存的肠套蝶。


养猫大户Catleslie:



总想给 @荠麦青青别扭鬼 写得好一点,但是还是……反正无论如何总算是写出来了不脱裤的啪,超级不合情合理,但是爱你的心是真的




ooc,ooc,ooc!




大概可以当成Anonymous Love 匿情书的番外








总有一个人在你濒死的时候,会想起他面容,就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




你热他冷,你快他慢,事事交心联手,他人全部低过你,连生死都在度外。








“小奏,今天我一定要做。”不是软绵绵的情话,是男子汉的宣言,如果忽略菊川散落下来的金发和满脸的汗水,也不失为一次帅气的告白。如果这不是在一个子弹乱飞中四处逃窜的情况下说出的话,大概会更有气势。








避弹专家高仓拖着这个在行动中被揭底的笨蛋卧底,结果被对方的火力堵在了巷子里,在大批救援来到之前,又干掉了对方两个人,举枪的姿势干净利落,夹在皮手套和黑色大衣间的一截手腕,白色耳麦紧贴汗湿的脸庞,让菊川不合时宜地心中一荡。“小奏,和我做吧?”得不到回答的菊川大叫大嚷,“我不会改变心意的,我就是想和你做,我不要到死都是一个处男!”他闭着眼睛喊出这句话,不管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过耳边,不管渐渐迫近的数寄矢会的尾巴,只管带着慷慨赴死的心情去求爱。








高仓一把按下他梗着的脖子,躲在掩体后面又扑灭了一个棘手的火力点,还是温柔带了点手劲地揉了揉菊川滴着汗水的金发,在耳边丢下了句“先活下来再说吧。”就猛地跃起往外突破。








不分场合的菊川想追上去想继续刚刚的话题,身体先比意识反应过来,突然转身紧贴着高仓的后背,砰砰两枪把角落里冒出来的人逼退,再砰地一枪打中膝盖,然后窜过去一脚踢飞对方的枪,“以阻扰人类恋爱罪逮捕你!”他摸了摸口袋,用求救的眼神回头看高仓,一脸无奈的高大男人走过来,从后腰掏出了手铐给他。








永远用进攻代替防守的菊川玲二,最近非常热衷于射膝盖,等到支援赶到,他们这边已经解决得差不多,打扫战场的时候一溜的膝盖中枪者,让现场的医护资源显得捉襟见肘。








“玲二,少看点《poi》,虽然你也是金发,但你的西装太花了。”




“说我穿豹纹好看的也是你,嫌弃的也是你。”不用回头,高仓都知道嘟嘟囔囔地抱怨着的菊川是什么表情,五官最大限度地撑开,因为用力皱眉反而显得眉尾过高地耸起,鼻尖用力往下拉,鼻梁部位皱得布满了沟壑,嘴巴张成一个梯形,法令纹深不见底,真是浪费了一副好皮相。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夸张的颜艺有利于面部肌肉松弛,菊川的脸却是意外地柔软,和看起来的粗糙完全不同的好捏手感,不过也只有高仓才能享受得到。








“去我家吗?”




“哎?”




高仓回过头来看他,眉峰好看地微微皱起,视线看向别处,双手拨开大衣插在裤子的口袋里,站姿只觉潇洒不觉随便。“不是说要做吗?”




菊川一个助跑冲刺跃上高仓宽阔的后背,想给恋人来一个狂喜的拥抱,迎接他的是一个条件反射的过肩摔,“嘭”地一下落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扬起一阵灰尘,菊川被这结结实实的一下痛得整个五官都扭曲了,那个总是把头发剪到最短的恋人无辜地抱手看着他,“都说了不要碰我后背啦。”这到底是什么设定啊,菊川在心里哀嚎。








别别扭扭地坐在高仓家的客厅里,喝着高仓妈妈泡的红茶,菊川心里开始抱怨自己居然什么都没有想就跟着高仓回来了,连见面礼都没有准备会不会被讨厌啊,虽然高仓的家人都一直热情地和他搭话。








高仓的妈妈夸张地握着他的手说,“小奏第一次带朋友回来哦,拜托玲二请多多照顾我们小奏哦。”




头顶俏皮地扎着一朵花的高仓妹妹一脸平常地问“搭档的话,是哥哥的恋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也住在这个家里的高仓妹妹的男朋友中谷拍着菊川的肩膀,“哥哥的搭档就是我们的家人,请称呼我的外号,原来的棒球队员!”




不老歌




或者自留地


评论(8)

热度(61)

  1. 夜子慕吃蛋糕自非王子晋 转载了此文字
    把另一篇秀恩爱也搬过来,大家一起瞎一瞎(*/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