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段龙】燃(一发完)

看到大户的感想还是忍不住转了

养猫大户Catleslie:

昨晚泪水涟涟地看完,读到最后一段却觉得得救了,对一直以来的遗憾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没有什么是终点,哪怕文笔渣,哪怕脑洞有病,哪怕生离死别,都不是终点。

角色和角色会自由地纵情恋爱。

其实我们都是假的,角色也是假的,只有他们的感情是真的。

谢谢甜青~糖分挖掘怪想到这些觉得很幸福,也开始原谅自己写不出来的那种无力感,反正他们自己会纵情恋爱。最低的作者也不能阻止他们最高的恋爱。




荠麦青青别扭鬼:







写在前面的话:








OOCOOCOOC!








主线:段野龙哉/龙崎郁夫
隐线:高仓与大庭








 








 我隐隐约约明白了,只要眼前有要奋斗的事,就能从看不到未来的不安中,暂时转移视线。








 








(一) 








段野龙哉最近感到非常奇怪,准确的说,是常常感到毛骨悚然。明明前一秒他正在从二楼跳下来,他的膝盖咣当一声撞击到水泥地面上,他的脚腕发出嘎达一声,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接着就是碰的一声枪响,他垂下头看的时候,大片大片血色染红了他的衬衫。








让人神奇的那一瞬间他一点也不觉得疼痛,反而觉得天晕地旋,好像有个巨大的的漩涡将他吸入进去,四周都是深深浅浅的灰色调,他就像是一片叶子在随着漩涡来回打转。








 








下一秒钟他却平静地躺在龙崎的腿上醒来。








四月的春风拂过,龙崎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端端正正坐在河滩前的白色长椅的一段,他则头枕着龙崎的膝盖,平躺在长椅上,龙崎修长冰冷的手指放在他的脖颈上,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舒服的喟叹声来。








他揉了揉眼睛,龙崎笑眯眯地看着他,他身上还是段野熟知的那种柠檬洗衣液的味道,他的下垂眼闪闪发亮。








段野的手指状似不经意地在腹部交叉,接着掠过膝盖,一点伤痕也没有,那么我之前逃亡是在做梦吗?








不痛,一定是在做梦。








 








他们吃了一顿非常尽兴的午餐,龙崎和他就像幼年时代很多个很多个午后一样,趁结子老师不备悄悄遛出门去,河滩就是他们的秘密基地。








四月的樱花不计成本的绽放,他举起绿色的酒盏时已经微醺了,一片樱花在他的杯中缓缓打转,他利落的一举杯,将头倚在樱花树上。








要填酒吗?








他微微侧过头。








龙崎就在树干另一端,他摇晃了下手中的酒瓶,细白的手腕从宽大的黑色和服袖子间探出来。








等等,和服?








段野猛的转过头去,正好对上龙崎的侧脸,他的睫毛很长,在漫天白色樱花雨下,他的白衬衫好看极了,就好像学校里的纯情少年。








 








段野和龙崎并肩沿着河滩散步,午后的阳光照得他们昏昏欲睡,段野将西装脱下提在手里,再一回过身的时候,发现龙崎先生竟然打着格子领带,白色衬衫外面罩了修身的马甲,他啪的从怀里抽出一块怀表来,接着又微微上扬手腕将怀表盖合上,啪啪啪,打开,合上,打开,他走起路来微微拘偻着肩膀,有点左右摇晃。








这不是龙崎。他是谁。段野的冷汗一下从脊背蒸腾出来。








怎么了,TA酱。龙崎侧过头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来,他的手指探了过来,就在要触碰到段野肩膀的那一瞬间,段野猛的向后退了一步。








 








辨别做梦与否非常简单,你只要回想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就好。








那么,我是怎么来的?








 








(二)








段野醒过来。








他砰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手指快速探向枕头底部,他抽出一支银白色的翻盖手机来:4月27日,22:31分,没有错,没有错,这正是他从高北岛集团逃出来的日期,当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时,又感到万分迷惑,没有枪伤,他平坦的小腹上甚至没有撞伤的痕迹。








他猛地脱下睡裤,抱起膝盖,试图寻找脚部的骨折痕迹,一无所获。








 








叮咚。








来未知地区的邮件。








段野君:








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恶劣的玩笑,你的生活如此奇怪,洞察力敏锐的你还没有注意到吗?








原谅我不能提示太多,我只给一个线索,从9岁到21岁之间的记忆,你真的记得吗?








takakuba 敬上








这个手机号码只有龙崎知道, takakuba 是如何知道他是谁,地区为什么被屏蔽了,那么有没有可能龙崎被挟持了?








不,即使被挟持,这个傻瓜也绝对不会将段野供出来,那么就是傻瓜无意泄露了?








 








段野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抽出手机麻利的拨通了深町先生的电话,就在要拨通的瞬间,他又将通话切断。








内鬼。








这个字眼在他脑海里来回徘徊。








 








他取下了房厅的画框,接着嘎吱一声扭动了画框后的保险箱,保险箱里非常空,只有两大本毕业相册,一份保单,一张合照。他先是举起合照端详了很久,结子老师揽着他和小小的龙崎站在樱花树下微笑,她的项链在胸前来回摆动。龙崎照相时勾着他的脖子,眯着眼睛,就像一只小小的狸猫。








他先是努力回想了一下初中和高中的同学名单,大部分记不清了,但几位说得上话的同学他还记得,收到初中相册时他只是草草翻了翻,高中肄业,他甚至没有打开过相册封皮过。








接着他快速翻起毕业相册来。








啪嗒。相册摔在了地板上。








 








这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只要把两本相册对比来看,两个班级同学的脸居然是完全相同的。这绝不可能,他揉着太阳穴想道,我明明跨了两个学区,高中开学时班里没有一个熟人。








等等。








他又想起了一件事,他居然记不得班级里任何一位同学的名字。








 








叮咚。








段野过了很久才弯腰打开手机。








 








来未知地区的邮件。








段野君:








注意到了吗,一件奇特的事情也正在发生,你从没有过过完整的一天,回想一下,仔仔细细地回想一下,那些虚假图案之下,你的记忆是片段式的。








 








takakuba 敬上








 








(三)








 








段野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打盹,他的巧克力巴菲已经开始融化了,对面的龙崎正在一本素描本上描描画画。








你醒来啦。他笑着说道。








我怎么不记得你会画画?








是啊,什么时候学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喝清咖啡了?








诶?一定是点错了。








 








他趁龙崎上盥洗间的时候飞快的抽出那本素描本来,里面都是速写,奔跑的,打着领带的,没带眼睛的段野。每一幅画都画得惟妙惟肖,段野的脸颊在纸页间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神情来。








最后一页只画了两只手,手指紧紧相扣,无名指上戒指闪闪发光。








你几乎拯救了我。素描下面草草写道。








 








 








(四)








 








来未知地区的邮件。








段野君:








我相信你已经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了,下面我要说出真相来,但向下阅读之前,请答应我一件事,不要把这个真相告知龙崎君,警告,绝对不要。








段野君你其实是个漫画里的人物。排除所有不可能,再离奇的也是真相。你的世界是黑白两色的,你的伤口愈合状况十分的快,你几乎是瞬间出现在现场,你甚至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你的故事是预先设定好的,你的感情,你的悲痛,你的能力,你的长相,你的喜好,你的一切。








但这个故事,我已经阅读了最后的结局。段野君和龙崎君都将死去。








段野君,如果将这个事实告诉给龙崎知道,整个故事架构就将崩塌,脱离作者控制的人物是无法回到既有轨道上的,你们将不复存在。如果你同意,那么请按我所说的做:当你被击中的时候,请告诉龙崎一句话:叶藏,只要眼前有要奋斗的事,就能从看不到未来的不安中,暂时转移视线,这是高仓说过的,那么只要找一件奋斗的事,也一定能从失恋中转移视线。








请做出一个选择吧,之所以写下这封邮件,是因为我也有个无论如何也想拯救的朋友。








takakuba 敬上








 








(五)








他开始做出各种微小的改变。成功的不成功的,可是无论怎么改变,每一话结局总是一样的,就像是有什么强有力的力量将故事拉回原来的轨迹上。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稀奇古怪的画面开始涌入他的生活。








 








有一个雨夜,门铃莫名其妙被按得咚咚响,他一开门,长相酷似龙崎的小哥就扑进他的怀里来,他的天然卷湿透了,整个人露出似梦似醒的笑意来,我只是想看看你,他的声音轻微的好似耳语。








他的指尖掠过段野的头发,他将那副眼镜丢的远远的,他的指尖掠过段野圆圆的眼睛,鼻梁,嘴唇。








不是他,不是。酷似龙崎的小哥说道。








 








等段野再睁开眼睛时,又是龙崎那张活泼的神情了,ta酱,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他笑道。








 








 








走着走着,天突然黑了。








一个长得很像龙崎的天然卷蜷缩在他的背脊上,天然卷好像喝醉了,他哼着不知名的歌,木屐也掉了一只,他的脸颊上泛着潮红,奏,不要走,他呢喃着。








段野的心脏仿佛被重重的磊了一下。








很多很多酸涩的情感就像是被困在了他小小的左心房里一样,让他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这是全然陌生的情感,是被设定好了的方程式。








 








我喜欢郁夫吗?








他将醉汉向上颠了颠,他抬头看着东京冬天的夜空,乌云低垂,没有星星,那些一起吃的蛋包饭也好结子老师也好,出生入死也好,半夜通过的电话也好,全是假的,全是一场戏。








你翻动漫画刷刷刷几下,十几年就过去了,但对于漫画人物而言,却是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相依为命。








但是一想到要和那个下垂眼分离,他的脚步就如此沉重起来。他笑起来眯起来的眼睛,他叫TA酱时的后鼻音,他是可以托付脊背的唯一朋友,也是段野唯一的亲人。








糟糕了,没有了他,我该回哪里去呢。








 








(六)








段野被枪击中的那个瞬间,第一次真正感到疼痛。








他的身体仿佛一瞬间沉在冰川之间,整个人冻得瑟瑟发抖,连声音都颤抖了,他竭尽全力冲露出坦然申请的龙崎挤出一个微笑来,然后默默地复述了那句话。








龙崎捧着段野脸颊的手指垂下了。他的眼泪就在眼眶里团团打转,不是的,他的声音轻柔极了,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的。奏你死了就结束了,为什么我还要像个傻瓜一样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呢。








他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叶藏先生,能不能,换那个傻瓜出来,换我爱的傻瓜郁夫出来呢。








段野已经看不见了,他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龙崎的衬衫,龙崎一把将他冰冷的手指贴在脸上。








没有关系。段野说道。








他有很多话没说出口,手指却垂下了。








我是叶藏先生笔下的漫画人物,没有关系,每个人物都要有个叫做叶子的恋人,和肉山大魔王。没有关系,即使龙崎是作者化身也没有关系,我对我的傻瓜恋人的感情,却不是虚假的。








 








(七)








 








每次龙崎头痛的时候,是因为叶藏先生强行借用了他的身体,画了一些与无间双龙毫无关联的剧情,他将段野外表画的是那么像高仓先生,年轻的,聪慧的,不那么死板的高仓先生。画的都是一些恋爱中的琐碎往事。








 








他开始画漫画时刚刚和高仓陷入一段感情,画到花君时,两个人难舍难分,等到无间双龙漫画画到一半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高仓给他的漫画写了很多有趣的脚本。








什么啊,这次的脚本不大好看。








没有办法啊,我丝毫没有艺术细胞。








 








他们举起脚本,在纸张背后纵情接吻。








 








当高仓中枪时,脚本还揣在他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一次用过高仓的脚本呢。








 
高仓先生留下了一大捆提示笔记,在漫画草稿上,他也曾以高仓的名字留下了大量的信件。不要写悲剧结局哦,他写到。他写这些时,神色温柔,叶藏就窝在他的臂弯间。
 








(八)








我只有一个问题,龙崎在纸页上对着叶藏说道。








为什么我必须孤孤单单地活着。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泪水却涌了出来。








 








(九)








2014年11月21日。








东京一名漫画家在室内开枪自杀。








大庭叶藏生前,很努力很努力的想按照高仓的话活下去,甚至以高仓的口吻一封一封的写信,他却发现,笔迹模仿的再像也只是自欺欺人。








 








(十)








你的笔下就是一个世界。








当你写完之后你笔下的人物,就在文字间纵情恋爱。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