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段龙】一见钟情

这一篇可以当做是《天亮以后》的番外,也可以当做一个独立的故事。

血崩产物,各种bug有!!各种ooc有!!!

最后还是那句话,如果不好吃也不要打脸!不要打脸!!不要打脸!!!

+++++++++++++++++++++++++++++++++++++++++

——怎么是他。

段野龙哉站在楼梯转角的阴影里,有些兴奋的看着在楼下舞池里被一群兄弟围住的那一头卷卷毛。

­——啧,前两天明着来碰了个钉子还不死心,又来暗访了。不过这变装技术实在是……

段野龙哉这一晃神的功夫,就看见已经有两个兄弟趴地上了。

——身手到是不错啊,龙崎郁夫。

段野龙哉点了支烟,施施然的叼在嘴里,又慢悠悠的吐了几个烟圈。就这一会儿的工夫,除了刚才那两个已经被撂倒又爬起来的再次被掀翻的,地上还多了两个。

——倒是没想到啊,长着那么一副漂亮的脸,身手居然还这么好。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人,龙崎郁夫。

段野龙哉站在阴影里兀自笑着,完全不管场子里面被揍的各种凄惨的小弟们。

 

龙崎郁夫看者周围围上来的一群混混着实有些头大。前几天的调查被这里的混混头子明着给了个钉子让上司很是不爽,于是自己作为一个倒霉的新人菜鸟就被踢来这里做什么暗访。本来还蛮自信的变装不到三分钟就被识破了,搞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现在这帮人还顾忌着夜总会里的客人不敢群起而攻之,要是不能在客人们被清完之前脱身,那可就麻烦了。

可怜的龙崎警官一面想着一面撂倒了冲向自己的两个混混。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他所愿,这帮混混毕竟人多势众,每次上来和他动手的人虽然都扑地了,可是四面八方的去路早就被封死了,眼看着客人们都被疏散了出去,龙崎手心里开始冒汗了。

 

段野在楼上的阴影里一直待到客人们都被安全送出去了之后,才是施施然的走下来。

“都停手吧!”

 

龙崎郁夫正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不断胳膊少腿的离开的时候就听到背后有人喊了停手,转过身看到一个身影从楼梯的阴影里缓缓走了出来。黑发熨帖的梳在刀裁般的脸颊两侧,凌厉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嘴唇很薄,嘴角向上挑出一缕似笑非笑。一件剪裁很好的黑色衬衣,领口随意的敞着,袖子被一折一折的折到手肘,露出结实的小臂,左手食指上扣着一只中间嵌了一道黑线的银指环。是那天那个混混头!

“龙崎警官,很高兴又见面了”

“呃……哦,你好”龙崎郁夫猛然回过神,颇有些手忙脚乱。

“龙崎警官,这是……来这里放松一下?”段野龙哉歪过头打量着龙崎,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三分。

——可恶!

龙崎郁夫看着对方戏谑的笑容,心中不禁火起。

“段野先生,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家夜总会……”

“龙崎警官,如果是来查案的话,我想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还没等龙崎说完,段野就出声打断了他,“而且即便你们是警察,没有证据就不能含血喷人,影响了我这里的经营,我可是要去投诉你们的。”

——居然还倒打一耙了!

龙崎心里的火又往上冒了三分,忍不住一把揪住段野的衬衣领子,“你说谁含血喷人?”

对面的男人天上仍是那副勾着嘴角的表情,身高差的关系,龙崎即使已经把对方拉的弯下了身,却还是得微微仰视他。唔,这欠扁的家伙怎么能长得那么好看!

“龙崎警官,既然想动手,那鄙人自然是奉陪到底的,况且您刚才还揍了我手下这么多弟兄,只不过,我这里的桌桌椅椅,杯杯碟碟可都贵得很,万一等下打起来碰坏了,不知道是警局出钱,还是龙崎警官你自己出钱?”

“好啊,你说怎么办”龙崎松开了段野的领口,段野顺着他的力道稍稍的退开了两步。

“好~跟我来!你们都留下~”

 

段野吩咐了手下的小弟,自己带着龙崎郁夫绕到了夜总会的后巷。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的左手就砰地一声撑在了对方脸右侧的墙上,顺利的利用身高有时把对方逼到了墙壁上。

——完美的壁咚!

段野一边在心里暗暗得意着,一边缩短了他和龙崎间的距离。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臂弯内侧的龙崎一下子僵硬起来,整个人成了靠墙立正站好的姿势。段野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他侧过头,凑近对方的左脸,嘴唇几乎是贴着龙崎的耳朵。

“龙崎警官,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这里确实没有你们要的东西,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想找你们要的线索,不妨去……这些地方”

保持着暧昧姿势像是说情话一样的把消息透出去的段野,满意的看到龙崎的耳朵红了、

——嘛,滕森那家伙可是有的受了,那几个场子都是他来罩着,出了事情,不知道老大会怎么怪他。

 

龙崎跟这段野进了后巷,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角擦过一道银光,眼前那个男人的脸就已经和他无限趋近了。那个人身上混合着薄荷香,烟草香的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被那股气息弄的有些思维混乱的龙崎,身体下意识的靠紧了墙壁,双手更是无意识的贴在了裤缝两边。有温热的呼吸扑在他颈侧敏感敏感的皮肤上,有什么东西正若即若离的触碰他的耳廓,龙崎有些难耐的想别过头去,可稍微一转头就会碰到另一侧撑在墙上的结实的小臂,龙崎只好微微的仰起头,用后脑顶住墙。这个姿势让他的喉结一览无余,像只被驯服了的狼。

段野的话让龙崎稍微恢复了点神智,他一边将段野所说的几个地方一字不落的记在了心里,一边抬手推上段野的胸口,想要把人推开的企图却在手指无意间碰到对方领口下裸露的皮肤时泡了汤。指尖上传来的触感和手掌上丝质衬衣的寒凉光滑不同,细腻紧实,带着灼人的温度。龙崎手上的力道顿时就卸了七分。不过,好歹剩下的三分力还是稍微拉开了他和段野的距离,龙崎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不甘示弱的盯着段野满是笑意的弯起的眼。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又不是免费的~”

龙崎还没搞清楚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的时候,就觉得嘴上传来一阵奇异的触感,干燥的,温热的,带着一点点烟草的味道。起初只是轻轻地贴过来,很快的就加重了力道,变化了角度,自己的下唇被包住,被轻轻地向外拉扯着。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受,龙崎觉得自己头皮有些发麻,这种麻痹感顺着他的后脑一路而下,像一阵电流般贯穿他的脊椎,顺着全身的骨节游走,全身的肌肉都像是中电一般微微的痉挛着。刚刚那股浓郁的雄性荷尔蒙再次扑面而来,龙崎觉得自己有些缺氧。

直到段野放开他,抱着手臂靠在他对面的墙上的时候,龙崎才把自己那被烧断了的脑回路重新连好,然后,反馈回大脑的第一个信号就是——他被一个男人亲了,他自己还很有感觉!龙崎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下一秒他的拳头就已经冲着段野的脸挥过去了,却被段野仿佛是早有预料般的用手掌握住。

“龙崎警官,我说了不是免费的~还有,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晚了那边的兔子们要是换了窝你们可就要扑空了。”

龙崎咬了咬牙,段野的话几乎成了耳旁风,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被握住的手上了。比嘴唇温度还高的手掌,稳稳地扣住他的拳头,丝丝缕缕的电流窜进他的手臂,在皮肤下激起小小的火花。又来了,这该死的感觉。龙崎恨恨的甩开手,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出了巷子。

 

段野龙哉靠着墙,重又抱起手臂,目送着龙崎郁夫的背影。过了很久,他重又打开手掌,食指抚上自己的嘴唇,低低的笑出来。夜里,不出段野所料的,他又一次梦到了龙崎郁夫。 

当龙崎第一次出现在段野的夜总会时,那一头标志性的卷卷毛就已经吸引了段野的注意力。明明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却总是绷起来,段野当时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至于可惜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后来在偶尔去的一家蛋包饭店里段野又一次见到了龙崎。那时的龙崎和他见到的是那么的不一样,两手握着金属勺子的柄,勺子的边缘一下一下的磕着嘴唇,蛋包饭上来以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飞快的舀起一勺送进嘴里,一脸满足的眼睛都眯起来。那才是真正的龙崎郁夫,像小动物一样可爱的龙崎郁夫。段野忽然有种冲动想要揉揉他那头卷毛。

后来,段野龙哉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叫做ikuo的小人。他时不常的会梦到ikuo,绷着脸的,苦恼的抿着嘴角的,皱着眉的,不过,最多的还是笑弯了眼的。而那一夜,段野的梦里第一次有了自己。在梦里,龙崎郁夫睁大了他圆圆的眼睛,有点困惑的表情,而他正伸手抚摸着龙崎的脸,他的眉眼,鼻子,嘴角……那些他在心里描摹了无数次的地方。梦的最后,龙崎的额头枕在他的肩上,他伸手环过对方,手指搭在龙崎的蝴蝶骨和腰上。

段野在满是阳光的房间里醒来,眯着眼看着阳光里浮动的尘埃,似乎是在回忆梦境般的咂了砸嘴,忽然就有些后悔,昨天怎么就没有再趁机抱他一下呢。

 

段野给的消息很准确,龙崎郁夫带人直接抄了那几个地方,成绩卓然收到了上司的嘉奖。可他本人却似乎没有多开心的样子,甚至每天都有些没睡醒似的挂着两个黑眼圈。甚至还有暗恋他的小姑娘问她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了,要注意休息。龙崎只是尴尬的笑笑。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真正让他睡不安稳的,是段野龙哉。那天在小巷里的那个人弯起的眉眼,翘起的嘴角,混合着薄荷味的烟草气息,还有带着电流的吻,他的身体全都记得一清二楚。清楚到只不过是离开小巷的几个小时之后他的梦里,他又一次重温了那种触电般的感觉,梦里的段野龙哉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眼,修长的手指游走在他的脸上,细小的电流在他的身体里乱窜,很舒服又忍不住想要更多,他像是屈服了一般将头枕在段野的肩上,而背后是段野温暖的双手。

这样的梦让龙崎感到既兴奋又羞耻,他一觉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梦中的画面与记忆的片段交织,来回反复的在龙崎的脑海中翻滚着,有点像是着了魔。即使之后的几天忙的不可开交,段野依旧会时不常的出现在他的梦里,和他做着这样那样的事情。龙崎有些头疼,他明白,自己还是想见段野龙哉,不然不会总是梦到他。

 

龙崎直到坐在夜总会的沙发上是还在想自己这样究竟是对是错。可当侍者拿着询问他需要些什么的时候,他还是条件反射般的说要见段野龙哉。使者愣了愣退下又回来,告诉他段野先生今天不在。龙崎舒了一口气,可又不死心,硬是抱着一杯牛奶坐到了打样,他没能见到段野龙哉。只是,这一夜并非完全没有收获,他坐在那里想了很多,侍者去找段野时他心中的期待兴奋和恐惧做不了假,他是喜欢上段野龙哉了。后来几天龙崎晚上都会去夜总会,总是一杯牛奶等到打烊,一晃就是一个星期。

“先生,你的牛奶。”

正在走神的龙崎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段野龙哉端着一杯牛奶站在他面前。

段野龙哉把手里的牛奶放到还在发愣的人面前,转了个身坐到龙崎对面。

“我听说龙崎警官这几天都会来这里照顾生意,不知有何指教?”

龙崎看了看段野,又垂下眼盯着被他握在手里的牛奶杯,他很用力的握着那个杯子,骨节有些发白。这一切,段野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他会错了意,以为龙崎在为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想要找他的麻烦。

“龙崎警官,你这样天天来这里堵我,我会以为你喜欢我了哦”

——他怎么会知道!龙崎闻言猛地抬起头,脸一下子涨的像个番茄,猛地把牛奶杯放在桌面上,发出咣的一声。

“你说什么?”龙崎有些冲动的揪住段野的领子。

——啊,恼羞成怒了么。果然还是不行啊……段野在心里苦笑一下,扣住龙崎的手腕。

“龙崎警官,有话好说,别砸了我的生意”

龙崎哼的一声松开手,“那就麻烦段野先生和我去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两个人又回到了那天的巷子。段野刚迈进巷子里,龙崎的拳头就直接招呼过来,他有些狼狈的低头躲过,后背一下子撞在了小巷的砖墙上,凹凸不平的墙面撞得他后背火辣辣的疼。小巷逼仄,趁着龙崎没转过身的时候段野飞起一脚却被堪堪躲开,两个人就在这条巷子里动起手来,如果有人路过一定能听到肉体撞到墙壁,杂物乒乓落地的响声。

两个人在揍到彼此也被对方揍到不知多杀下之后,终于气喘吁吁的并排靠在墙上休战了。昏暗的灯光里,段野摸了摸被龙崎打破的嘴角。

——啧,下手真狠,明明长得那么可爱,性子却倒像是一匹狼。

“呐,龙崎警官,你打也打了,到底是想说什么?”

等了半晌没听见回话,段野扭头看见龙崎捂着肚子靠在墙上喘气,正担心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的时候,却对上龙崎忽然抬起的脸。

“段野龙哉,你那天为什么亲我?”

段野望着龙崎的眼睛,那里面写满了段野梦中未见的严肃,他的心忽然动了一下。抱着大不了再打一架的心请,他一个翻身将龙崎搂进怀里。

“自然是因为喜欢你”

——真好啊,终于抱到了。

段野龙哉在心里满足的叹息着,又有些奇怪,因为龙崎的身体只是僵硬了一瞬,预想中的拳脚相加却并没有如期而至。段野有些吃不准的想要撑起身体时,却觉得后背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嗯,我也是。”

——————————————————————————————

这次还是群活动 【清新小长假】痴汉三十题之【8 梦见对方】

活动具体内容请戳tag【清新小长假】

最后还是主页菌 @这周是双龙路线 

评论(12)

热度(80)

  1. aaa夜子慕吃蛋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