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慕吃蛋糕

20141023 一期一会遇见千载难逢

颠沛流离:

以为会是非常难熬的时光。


比如和困倦与孤独作战。


所以还早早在WB上虚无地喊了有没有人能一起夜游,笑。不过喊完又想一大早的和不熟的人聊天可能更累吧(喂)




结果完全不是,除了最低限度的身体僵直和寒冷外,意外是格外安定的时间。


盘算着头班车会人很多就再提前了二十分钟出门,在细雨里的凌晨四点打了车。司机总是要问“要怎么走?”,就总只能回答“都可以……”


我哪里会知道路!能说出六本木乃木板这种名词简直已经竭尽全力了吧!


过了四谷司机又问说您经常打车去六本木吗,记得不记得那个什么什么路口能不能右转。


…………


因为离得也不远,倒是也没有更新那年在魔都被J声东击西时打车的价格=,=




到的时候目测前方不过50人不到还一度有些后悔想早知道还是坐头班车,结果最后领到整理券已经是164号,中间是加进了多少人啊TAT


就在夜晚里看着朝日电视台发了会儿呆,摸出手机看多拉马。


多拉马不太好看,蹉跎了一个多小时路灯就熄灭了。雨停了一会儿,察觉前方的姑娘一身摇滚风装扮,一个人穿着高跟鞋定定站着。


有那么一瞬有点喜欢她。


连清晨4点半的排队都把眼线划得严阵以待。




听了两遍大碟。


把最近三周的广播找来听。


想了想上次听着广播如此寒冷地排队还是那年报名考研的时候了。比起那心里大片大片空着的2010年,站在薄薄晨光里,听到雨水和时间流淌过身边也丝毫都不惊慌。


不觉得苦痛,心里全是再难重来的沉静和温存。


或许哪里还是笃定地相信能够遥远地望上一眼,又隐隐觉得不行也没关系。




相叶先生还在广播里不知为何放起奶糖歌。


低头捂嘴笑了一会儿。


倒退回去又听了一遍。


后面的人在聊天说想着这样的机会很难会有第二次了,就过来了。




明明过得年复一年如此相近。


可是这样的事情,站在雨停了日光从朝日屋顶一角直射而来的早晨九点想,这样的事情,一期一会。


听到新专辑唱“さぁさ世界のド真ん中  突っ切って行け”


世界的正中。


我还分神想了下翔哥哥就住在六本木啊真好不知道今天他有什么工作是不是也快起床出门了,笑





领了整理券后担心距离远,想起上次外围围观到小八团时,附近有人拿了望远镜。


反正时间还早就在十点半吃了茶泡饭回了趟家又再去。




那个时候开始被告知说五个人都要来。


其实在头天晚上收集信息刷到个什么BBS上就有人说,认识的跟着亲脚工作的人说五个人都会去。


然后就被群嘲了……


所以虽然心里“哦哟?”了一下倒没当真。或者心里更想说二宫和也你不录节目吗不要来了啊啊啊没有精力了(喂)




沿着楼梯走下来的红毯先在外围,而后U形般绕进内场,外围和中央舞台中间有块空地,就是站席。


排队进场时朝着红毯已经至少站了三排人,回头一看主舞台这边还是一片空白,当机立断——


据说红毯那边可以要签名,但……反正也不会签,而且总是要走到主舞台停一停的。当时这样想倒是忽略了在红毯上接受采访的时间,不过接受采访都是背对观众……


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就站到主舞台侧面的摄影师台子和舞台的缝隙间。觉得近,又没人挡,又不是完全侧脸。




不过就跟看控似的,总是各有利弊的,但见到人的瞬间都觉得自己的位置真是太完美吧。





也不完全完美,面前有个音响所以真正人来时都半蹲下来。身后的台湾妹子也一样。


身后的台湾妹子在快要开场时忽然跟我说话,说不好意思看到了你的手机屏看你在输中文。


就交流分享了下据说五个人都回来的UWASA问她那边的SNS有人刷吗,她说没有!


她说完没有后,没过几分钟后,我们倆就面面相觑吓傻了。




所以说果然预感全中——二宫和也你不要来啊,从第一眼看到站位后就满心只剩“我艹身高差也太完美,哎呀颜也好配,发色也都好美!怎么能站隔壁呢!但太好了是站隔壁爱拔拔还是center简直太完美!要一起走红毯吗救命也太配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什么时候走过来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在哪里拍照都那么配啊,两个人距离又近,啊啊啊全世界的光都在那里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如此神经病了一小阵后,等他们绕过外围拍照的看板走进主舞台的红地毯时,反而彻底失语连尖叫的本能都丧失了。


就呆呆地看着他们面向主舞台的大屏幕,五个人一排,先只看得到最边上的SHO chan,半蹲下来后越过摄影师们的阻拦竹马就印进眼睛了,隐约还用余光里看了下旁边的J和队长……


站在那里的时光意外觉得很久。


他们对着主舞台,大屏幕上就开始放介绍。看了眼一开头是演唱会的画面,就立即放弃继续找角度看生人,后来某一瞬尖叫太厉害就又在百忙之中匆匆回头看了眼大屏幕——竟然正好是黄泪时刻的井上章一




当初太匆忙,在生人面前怎么能扭头看大屏幕不是有病吗。




后来。


现在。忽然想起……


忽然想起2006年,他拍这个电影剪短了头发,看着综艺心里一惊觉得真是好看啊相叶雅纪。←后来这件事被朋友嘲笑过审美不对。


但几乎同一时候的二宫和也他是光头……


↑我是这样饭上竹马的……


超越发型的好看就是真的好看!




好吧偏题了……


命运的齿轮吗。逐如此类的东西。


想起9年365天24个小时60分钟60秒的时间重叠出这一秒间的巧合。电影里的那个人,面前的这个人。


在缝隙里看到相叶先生是公式场合严丝合缝的身影和一丝不苟的笑容。定定站稳在那里聚光灯落在头发和肩膀,黑色西装合身又修长,不知为何还分神看了眼他们胸口的手帕OTZ


五个人就好好站在那里微微仰头看着大屏幕上的ARASHI。


看着正在看ARASHI的ARASHI,的奇妙。


又交错着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的错觉感。


浅黄的光线明亮又柔和。




巡り会えた奇跡がほろ


この胸を叩いた




啊,嗯……或许是


君にもしも出会わなければ


まるで違う世界が見えていたんだ


確かなことがあれば


君がいるから ここに僕はいるよ




而后他们迈开步子,穿过面前的人群走上主舞台。


距离就是,栏杆,音响,舞台的台阶,ARASHI。


最可怕的是因为司会站在有观众这边,于是大家说话时也都会微微侧身面向司会——大部分时间完全就是正面嘛……




后来吃饭时说,比起开场的ARASHI,倒是更记得结尾的总理大臣,笑。


记得除了ARASHI以外的所有人。包括可以拿回去跟母上自慢好久的三浦友和,包括可以对十五岁考完期末考半夜在客厅用刻录VCD看燕尾蝶和梦旅人的自己尖叫一次的浅野忠信,包括早晨排队看织田裕二还想起跳跃大搜查于是也想起的深津理惠……包括怎么看都眼熟一直回来看到微博才发现的崔健……


都是难以言喻的,当下却是冷静地张大眼睛,勉强用手机拍几张,和旁边的GN聊聊天,还友好地介绍了朋友喜欢的都教授——我说他姓都,然后字幕打出来,GN说不是,他姓金……


还有当年那超级喜欢彼氏彼女的日子,可惜导演走过了我要第二天看新闻才“哎?!”。旁边GN就说大家能不能别着名牌走地毯啊OTZ




很满足的样子,清清淡淡又高大上的氛围。




唯独开场,他们离开时和台湾妹子对视一眼,勉强说了句队长亚撒西……然后就只能相互对站着捂住脸摇摇头。


一片空白。


又被杀死了好几次。


只是几分钟却甜得无以伦比好像摔进了夏天的砂糖罐,细微的动作表情和眼神燃起的小小高温让世界在转瞬间全融化成了浓稠的糖浆,耳朵也听不见了,眼前也一片朦胧,只觉得是甜的,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但是是甜的,破堤之势席卷而来的难以招架的甜。


啊……喂……每一天每一天开心不开心辛苦不辛苦疲倦不疲倦的时刻的缝隙里,世界上都有着这样承受不来的甜腻存在吗


分成两份的糖再一起吃的甜味为何就翻了好多倍。




于是根本不记得究竟说了些什么,大都是些公式问题和官方答案,反正手机网页也给出了repo……就是电影多了不起,嗯……


嗯。然后司会就向相叶先生提到了这次デビクロ君会来电影节,问他offer来时怎么觉得的。


他就笑了,气声拍打在话筒上,他说是他很喜欢的love story。←尖叫


又问了那member是怎么看的。


思考答案时他就顺势重复了一遍:“member吗?member……”说第二遍“门把”这个词时他顺理成章的小角度回过身和二宫先生对视了一眼。


他看了他一眼




台湾妹子说队长笑的时候她的心都软了。


我没好意思说,我是这一瞬间。是习惯还是巧合,他转过身,虽然只能看到侧颜了,丝毫没有遗憾,因为就是那相同的时间分毫不差的,二宫家的和也君也抬起眼睛看向了他。


带着笑意和欲言又止的眼神交错。


整个世界都是pancake奶油上的蓝莓,在那个时刻扑通一声一下子全陷进了无尽的奶油中央。




为什么会……


其实也没有为什么历来都是这样的


但是……


啊啊啊……难以言喻,大概是距离太近好像看电视一样恨不能立即截个图TAT




对视完后他转过身笑着告诉司会说member祝福了我!


他竹马就颤音地“啊~~”了一句,一副犹疑着的勉为其难的模样却用肯定的语气follow他说:“祝福他了!”相叶先生便又回身朝着两宫先生继续笑着看向他




当场虽然大笑不止,但是——回来简直脑洞大到无穷……


什么嘛!


拍个love story干嘛需要祝福!祝福就祝福了,看他干什么!对视什么!背后是什么故事!尤其他竹马还一副“根本没有这回事,但在众人面前还是顺着这信口开河继续跑个火车”的follow更是……




好吧就只是两个人单纯跑个火车,就是这氛围制造得太令西皮饭发指……都说了我只想安静地看看相叶先生,结果变成这样了永远都不会好了!


而且我总错觉两宫先生有看到我手上的相叶雅纪的扇子……当然这就100%是错觉加脑洞了…………虽然错觉的瞬间后悔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家里只带了他竹马出门不然该多耀眼!←根本是想砸场吧!




而后J就非常圆滑地follow了这两个一副背后有啥秘密快暴露出来的人OTZ




↑上面这段就是ZIP一开头保留的两秒的画面的背后的我的快爆炸的心情!


好想要ZIP的母带!!!



早上起来看到アサデス!一整段都有!!好想让摄像机到我面前来(那样就遮住看不到了吧!)EX才是亲妈(喂





啊,然后相叶先生给了个饭撒,说请大家一定要看,冲观众席挥了挥手,心





司会又问说作为今年第一个走红地毯的,感觉怎么样(大概是之类的问题)


因为是同时面向大家的提问,所以五个人之间出现了两三秒短暂的空白,没人回答,竹马就一起举起话筒张嘴后发现对方也要说话,就又陷入了下一秒的空白,二宫先生探头去看他竹马手臂是不是碰了碰他胳膊,相叶先生便笑起来,把手掌摊开在他竹马面前比了个“你请”的动作,二宫先生就接了球开了口。


忍无可忍地尖叫了出来的同时,听到隔了两三个人的不远处也有两个姑娘不约而同的尖叫起来……


当即只觉得哎呦喂,这成分也太暴露XDD


而且这一幕ZIP也有留下一秒!ZIP真是神!我以后早上都只看NTV!(不过一般早上打开都是ZIP后面那个节目了←起太晚)





二宫先生说的话也很有趣,而且最有趣的部分连官网REPO都没写XD 他说,只有我们是没有电影作品的,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真是不可思议!




之后司会就宣布说进入致辞环节。司会说完后,这句话又用英文翻译了一遍。现在想来是或许因为他俩工作做完了,所以在英文翻译的那两秒,真的只有两秒,二宫和也还要见缝插针的没有用话筒的跟在他旁边只有他听得到的相叶雅纪说句话!是有什么好说的!两秒!


而且这件事还发生了两次!后来有个我已经不记得是何时的缝隙他又对他竹马吐了几个音节。就那么不能忍吗私语二人组殴我的心啊……


然后小润说日语致辞,翔哥哥英文致辞,队长英语……


开幕。




漫天彩带被吓到的时候,ARASHI就搜地消失了……


队长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门口还回身对大家鞠了个躬。


满心想着他好亚撒西啊!而后察觉到自己又完蛋了。笑




十个小时站立里的十分钟。


预料之外的意料之中的。




想着二宫先生接下来还要去录节目吧——倒是没想到后来还和总理大臣见了一面。


不过是他工作日程表上短短的一项,却变成我人生里又那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真可怕。




当下看着相叶先生据说是剪了重新染过的头发,觉得发色也美又一如既往柔顺好看得不得了,离那柔顺的发丝很近的他竹马的脑袋也可爱,黑发在灯光下闪闪的。


摩可不思议。


无论时隔多久都永远会变成“人生初见”的心情。


回来静了静,才觉得这样的境遇,比起一期一会,根本是千载难逢。


无可自拔。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天蒙蒙亮的那个时候,雨水停了一小会儿,东京却还没醒,在昏暗里看多拉马看累了便听了听相叶先生的SOLO,他唱Everybody hands up!いま Coming up。


那一定是我人生里最喜欢“coming up”这个词的瞬间,呆在揣测不安又好像真的会发生什么的时刻间,天亮了,雨停了,日光沿着朝日电视台的屋顶一角直射下来,所有稀松平常的一切都被笼罩上了层什么奇迹般的光泽,渲染着一动不动暂停在那里的人生。


就好像是,好像是梦境成真一样。




评论

热度(130)

  1. 李糯米李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十世镜
  2. 夜子慕吃蛋糕颠沛流离 转载了此文字